首页美术馆介绍刘宝纯简介作品欣赏馆藏精品艺术资讯名家题词媒体报道文化交流|    繁體中文
艺术快讯
 
  艺术信息                                  

意蘊深遠 獨具魅力

                                                      ——讀《劉寶純詩集》   

                                                           郭廓    

  這是一部舊體山水詩集,選錄劉寶純先生創作的得意之作八十首。山水詩以自然山水爲審美對象,即“模山範水”、留連風景一類的詩。是一種自然山水美與詩人主題審美心靈相融合的藝術載體。古往今來有志于山水詩的詩人,四處雲遊,棲丘飲谷,跋山涉水,問奇于山川,探勝于林泉,求索山水的真谛,發掘自然美的奧秘,以自然山水風物爲審美和創作源泉,從而不斷拓展和深化山水審美層次。

  中國詩歌,起于風騷,三千多年來,百轉而千變。從詩經、楚辭、漢樂府、魏晉南北朝五七言古風,到唐律、宋詞、元曲,詩歌是一條源遠流長的大河,經久不衰。朱光潛在《詩論》中說:“打開詩經和漢魏人的作品看,平韻大半押平韻,仄韻大半押仄韻”。他的分析說明:四聲與平仄是中國單聲文字的固有特點。詩經時期,句末押韻已有平仄之分。但一直到漢魏,平仄之分並不很嚴格,至于嚴格的押韻以及句中有平仄律,則是南北朝時的永明以後的事。

  著名畫家劉寶純先生是一位丹青聖手,其國畫名震五嶽,譽播中外;同時,他也是一位造詣頗深的詩人。只因他的畫名極盛,而將詩名掩沒在華彩之後。《劉寶純詩集》的出版,爲我們奉獻出一份精神大餐,成爲華夏藝壇的一大亮點。以蒼闊雄奇著稱的劉寶純國畫,與豪放典雅的《劉寶純詩集》雙壁輝映,堪稱齊魯瑰寶。

  劉寶純先生深谙音韻律,他的詩講究聲律,繼承了傳統詩歌美學。他是一位觀山察水、獲取全方位審美感受的藝術家,他「登山則情滿于山,觀海則意溢于海」,「神與物遊」(劉勰語)充分調動各種感官系統的功能,通過宏觀細察,縱覽全貌,窮其微奧,既洞識了山水的形態,又認清了山水美的質與規律,從而在山水審美的自由王國裏遨遊與陶冶情操。請看詩作:

「千山杳杳竟雲合,一水潺潺劈岸開。松自懸崖穿霧出,人從絕壑乘雲來」。——《泰山步雲橋仙境》

  密雲擁抱著沈寂的千山萬壑,一溪清流奮力將山巒劈開,狂瀾奔突;青松穿越濃霧,挺立于懸崖之上,遊人從絕壁騰雲駕霧而來。表達了人和大自然的融洽與互動之美,引人沈入仙境之遊。這是天地賦予人類最大的精神享受。六十年代初期,筆者曾有幸同劉老一起登臨岱頂,賦詩作畫,如今讀此詩倍感親切。其中一個“劈”字,力挽千鈞,是詩人幾經推敲而獲。此詩可謂神來之筆。請看:

  “無邊風物千仞起,蒼山夾亂萬峰騰。飛雁穿過天上雪,煙凝霧斂月窟冰”。 ——《雁飛雪月》

  千仞崛起,萬峰騰躍,風景這邊獨好。只見大雁如箭,射穿漫天飛雪,寒月似冰,斂在萬裏蒼穹。此詩氣勢之大、豪情之壯,躍然紙上,讀後令人胸襟頓開,蕩氣回腸。請看:

  “竹林滴瀝響山泉,欲隔紅塵遠市纏。潑墨乘興寫亮節,月瘦如鈎尚未眠”。——《寫竹抒懷》

  翠綠欲滴,山泉叮咚,多想逃脫紅塵鬧市的糾纏。興致來時,鋪開宣紙,潑墨畫竹,以表達對高風亮節的崇尚。而一鈎瘦月,勾起許多往事,讓人痛心疾首,難以入眠。此詩寫出了詩人極力掙脫世俗的情懷。一個“瘦”字包含了豐富的意蘊。請看:

  “疏松影落梅作客,天涯雪霁竹爲朋。賦客氣合丹青譽,騷人獨樂雅頌興”。——《梅竹雙清》

  在疏松影落的晚上,詩人邀梅作客,乘天涯雪霁之時尊竹爲友。騷人墨客賦詩作畫,堪稱人生一大樂趣。此詩抒寫詩人恬淡儒雅的心態,胸襟坦蕩,毫無粉飾,清新而隽永。這種以物觀物,將自然(梅、竹)人格化的創作技法,提升了詩人的審美空間。請看:

  “寂寂欲尋方梅影,奈何徑遠入林迷。東風夜雨敲玉枝,春芳晚徑落花泥”。——《訪梅》

  林中迷路,尋梅來遲,梅花凋謝,空留玉枝。面對落花芳泥,詩人的寂寞之心變得越發惆怅和遺憾,感歎人生並非事事如意。請看:

  “少時過橋不扶欄,老翁杖履添枯竿。風過恰見塵煙起,逍遙晚經不攀巒”。 ——《閑吟》

  年輕時身軀矯健,過橋無須手扶欄杆;而老來卻要借助手杖行路。闖過大風大浪才看清塵煙掩蓋的道路,晚年剩下的日子逍遙自在,不再去做登峰造極的冒險。這是一種智叟平和的心態,也是人生經驗之談,且具哲理特征。
以上對劉老的六首佳作,做了欣賞與分析,詩選中還有許多警句舉不勝舉。如:
“霜摧雷震猶堅勁,浩然風骨似龍蟠。”(《蒼松風骨》)曆經滄桑,風雨洗禮,鑄成一身浩然正氣。
“浩態孤芳須善養,只留風骨不稱魁。”(《白梅贊》)生命經過曆練方能形成平凡(即非凡)的高尚品格。
“青松碧水風雲合,蒼茫萬古日月吞。”(《桃源深處》)大氣磅礴,震魂攝魄,有氣吞山河之豪情。
“溪映桃花綠葉靜,逍遙塵外落紅飛。”(《塵外落紅飛》)心境似綠葉般甯靜,是一種看破紅塵,與事無爭的胸懷。

  “選勝微風鳥夢,尋幽露雨花酣。”(《探幽》)尋幽探勝的奇遇,驚擾了鮮花的睡眠,撞入了宿鳥的夢境。這是詩人視通萬裏的想象與自然山水風物融合所達到的“物我同化,神超理得”的審美境界。此句可謂妙手偶得。

  “世事塵凡難自料,一字征雁劃長空。”(《一字征雁劃長空》)晚年回顧一生,塵凡世事如煙飛霧漲,雖難以預知和自料,但猶像那征程中的大雁一樣,一字排開,飛躍萬裏長空。總結和回憶人生,如咀嚼橄榄,品出了許多味道。此詩創造了物我合一、思與境偕的意境,堪稱警策。

  古人對詩要求甚苛:“詩者,根情,苗言,華實,聲義”(白居易《與元九書》)“詩要避俗,更要避熟。”(劉熙載《詩概》)“言前人之所未言,發前人之所未發,而後爲我之詩。”(葉燮《原詩·內篇上》)“指世造形,窮情寫物,最爲祥切。”(鍾嵘《詩品序》)。這種藝術境界,是所有詩人的共同努力方向。

  綜觀《劉寶純詩集》,其中的佳作抒情自然酣暢,境界超群脫俗,大氣磅礴且不失昂然情趣,襟懷坦蕩而盡顯胸有丘壑。劉老崇尚書爲畫之骨,詩爲畫之魂。尤爲可貴的是詩人賦予無生命的山水以生命感,人格化,努力爭取達到物我兩忘,渾融一體,表現出了一種致力于探索和領略宇宙的人生底蘊的審美意識。詩人不但使自然山水轉化爲自我,也一並將自身化爲自然山水。審美客體的自然美與審美主體的人格美共同構成了意蘊深遠的藝術境界,充分體現出詩人的人格魅力。

——丁亥年春月于泉城百靈峰下
 

 


山东省刘宝纯美术馆 
山东省刘宝纯美术馆舜耕分馆 
地址:中国·山东省泰安市泰山桃花峪景区  
地址:济南市市中区玉函小区北路西首美景秀苑B座西侧 
Address of Main Gallery:Peach Blossom Valley Scenic Area,
Mount Tai,Taian City,Shandong Province,P.R.China 
Address of Branch Gallery:Weatern Side of Flat B,Meijing Xiuyuan,
Northern Road of Yuhan Residential Quarter,Jinan City,
Shandong Province,P.R.China 
邮编(Postcode):271021 
邮编(Postcode):250002 
电话(Tel):0538-8571278 0531-87450111 82985605 
电话(Tel):0531-86665605 85315605 82985605 
传真(Fax):0538-8571279 0531-82955605 
传真(Fax):0531-66661281 82955605 
山东省刘宝纯美术馆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