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美术馆介绍刘宝纯简介作品欣赏馆藏精品艺术资讯名家题词媒体报道文化交流|    繁體中文
艺术快讯
 
  艺术资讯                                  

率意写出真精神

——刘宝纯先生花鸟画新作赏读

 

  在2011年底那些滴水成冰的日子,80岁高龄的丹青老人刘宝纯先生,在省城南部的住宅里,一连十几个白天晚上不停地挥毫作画,从而使他的一百多件花鸟新作翩然问世。

  在中国山水画的长期创作中,刘老已经营造出一片岱青海蓝的锦绣天地。今天,当2012年的春之消息迎着严冬的寒气传遍神州大地的时候,这些生长在刘老山水天地之间的花鸟鱼虫们,神清气爽地走出深山,涉过河海,集结列陈于省城观众面前,组成了一道独具特色的花鸟艺术风景线。

  养在深山人未识,婀娜走来惊群芳。凡是看到这批花鸟新作的,都会不约而同地说,这是刘老依据山水画创作的雄强优势,孕生的又一艺术奇葩。

  依照大道至简的理念,刘老的这些多以三尺竖宣创作的画面,构图简约、笔墨洗练,有着刘氏走笔的鲜明性格和特征。这些作品很少施彩,多用水墨,其笔墨或浓重深刻,或淡雅氤氲。浓重至极而光亮闪烁,淡雅幻化则气象万千。所谓墨分五彩,在这里得到了最为鲜明地体现。
  
  丹青难写是精神。展现绘画中的意韵精神,是画家创作的至高追求。在这批新作中,刘老汲取自然界中他所熟知眷恋的禽鸟花木,以豪放的笔墨与传神的画面,写出它们生动的形象与怡人的品质,体现出作者对社会生活与自然生态的深切关注,在明快达观、健朗向上的格调中,传达出刘老与之身心相融、寄情托意的丰富思绪。由此,我们至少可以从三个方面,即笔墨精神,家园精神和追法精神,去赏读刘老精心绘制的这批花鸟画作。

  一、笔墨精神

  在这些作品中,刘老以他六十余年的创作实践和深厚的艺术功力,展示了精湛的笔墨精神。

  作品中那些亭亭玉立的荷莲,雨后迎风的芭蕉,显示的是水淋墨漓的酣畅神韵;茎挺抽绿的梅枝,横斜滴露的青竹,表现的是骨质劲硕的生命活力;而晨雾缭绕的水畔石崖,暮色笼罩的老树曲干,展露的则是笔墨营造的苍森意蕴,岁月磨砺的坚韧气质。鸟雀抓坠的葡萄枝蔓同临风躬身的丛丛芦苇,更是明显地展现出笔墨线条的游韧灵动与劲柔张缩的内在弹力。

  刘老常说,用笔用墨是中国画的生命所在和根本特点之一,也是中国画所以成为中国画的重要表现。笔墨看似简单,实则蕴含了绘画的深刻道理,它不但是国画的表现语言,更是一种意境,而不同画家的不同修养,自有其本家风神的笔墨形态。

  在漫长的写生创作中,刘老对历代前贤的笔墨法度进行了认真的研读、揣摩与临写,他遵照石涛的“笔墨氤氲”之说、黄宾虹的“五笔七墨”说、张大千的“泼墨泼彩”说和李可染的“积墨”说,晨昏伏案临池不辍,披风沐雨师法自然,不知磨秃了多少竹笔,也不知用尽了多少水墨,苦功之下,终于练就了走笔有山河,落墨生云烟的硬功夫。他对傅抱石的散笔皴法心有灵犀,在创作中每每用来得心应手。在创作中的顿按瞬间,旋转笔锋,使其披离散开,或巧使侧锋轻轻的勾画,则游丝如铁;或拖泥带水快速的挥写,则横扫千军。山川的筋骨脉络与光影体面,云雾空间的氤氲秀气与朦胧幽深,于行捻相宜的转笔、灵动迅疾的顿挫之中,在看似偶然而实含至理的皴擦涂染中展现出来。那干裂秋风的雄浑苍茫与温润春雨的婉约华兹;秋水长天的宏阔高远与落霞孤鹜的灵动精彩,使人看了无不称奇叫绝。他在迅疾挥写时所表现的快速节奏与凌厉气势,更给人以深刻的印象。人们说,那是他的天才创造力在笔墨精神上的体现,是他创作激情的喷涌,更是他那颗大爱之心的奔突与张扬。

  刘老的笔墨明显地体现出文化传承与创新实践的历史脉络。他在融汇诸家之长的同时,将傅抱石的破笔散锋之法在更大的空间给以拓展,在更深的层次给以精化,形成了自己的散锋披墨之法。如果说,傅氏笔下的山川景物大多是隐匿在江南水乡的云雾之中,那么刘老画出的山川景物,则多是展露在北方辽阔的净空之下。傅氏云雾中的山川景物给人以朦胧神秘、元气淋漓的灵魂陶冶,刘老笔下的山川景物,给人的则是筋韧骨铁、拔地通天的视觉冲击。

  长期的实践,使刘老驾驭笔墨的能力达到了得心应手的境地,无论画的是风行雨急的山涧,还是冰封雪盖的原野,他的心绪总能随着云雾升腾,随着江河奔流,在积墨中沉淀厚重,在散锋中闪烁灵光。上世纪八十年代,刘老应邀在京为外交部作画时,曾用宾馆房间扫地的笤帚作笔,脸盆盛墨,地面为案,站在纸面上一夜之间画出了由四张丈六宣纸拼成的《黄河颂》。这件作品气势博大,画面苍润,直到现在还陈列在中国驻罗马尼亚大使馆的贵宾厅,谁看了都会为中华形胜的雄浑壮丽而心潮激荡。但人们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这样一件闪烁着中国传统笔墨精神的巨作,竟是用扫地的笤帚画出来的。刘老说,当时任务紧急,又是在晚间,来不及上街去买大笔,无奈之下想到了客房的笤帚。但笤帚吸墨能力很差,墨沾多了会流洒在宣纸上,沾少了又难以显示皴擦的笔痕。正是刘老平时练就的持笔用墨的过硬功夫,才使他画出了这样一件气壮山河的巨作。在他身上,似乎总有一股神奇的法力,无论怎样平常的笔具一经他手,立即就会成为力透纸背的枪刺,成为吞吐烟云的灵羽。

  总之,在这次创作中,刘老重新整合并升华了自己的笔墨语言和构图方式,以这种洗练的笔墨语言和简约的构图方式,诠释出自己的思想感情,向世人奉献出一批意蕴深刻、形象生动的花鸟画作。

  二、家园精神

  刘老在他的花鸟新作中,营造了一处处温馨和谐而又充满生机的画面,体现出令人神往的家园精神。在这个家园中,充满着人与自然,人与社会和人与人之间的温馨氛围。同时,也表现出刘老对于构建和谐家园所进行的深入思考和寄托的热切愿望。

  首先,让我们赏读如下几幅画作:

  在碧绿硕大的芭蕉叶下,栖息着一双形影相随的鸥鹭;在露滴风清的翠竹中间,飞鸣着一群觅食相戏的鸟雀。芙蕖掩映着击水的鱼虾,水岸爬行着追逐的小蟹。月色中的白头翁,尽享着山涧的宁谧;松枝上兀立的苍鹰,凝视着广阔的原野......

  这些画面告诉我们,对于大千世界中的鸟雀鱼虫来说,绿水岸渚是家,树丛花枝是家,明月清风是家,云雾山岚还是家。在这个家中有温馨的窝巢,有相随的伴侣,有淙淙流淌的溪水,有迎风开放的花朵。万类生物在春风里生发,在夏雨中竞长,在秋实中享果,在冬藏中蓄势。春风夏雨秋实冬藏,都是万类生物在和谐家园的生存方式。在这个家园里,他们运动着希望,蓬勃着生机,一切生灵都尽享着和谐带来的幸福,同时也都为这个家园的深度和谐,不断贡献着自己的所能,这也是我们每一个人应该遵循的处事原则。

  最为引人深思的,是两幅画有鸟巢的作品:在新叶掩映的鸟巢中,有两只张大双喙嗷嗷待哺的雏鸟,巢外一只神态慈祥的大鸟像是刚把觅来的草虫喂与它们。画面中苍老的树干上蓬生的茁壮枝条,枝条上绽发的丛丛新叶,荡漾着一派春风中的盎然生机。刘老为这件作品题写的画题是《天性》。可见舐犊之情和养育后代是一切生灵的天性,天给了世间万物这样的本性和本能,才使得大千世界峥嵘交替、生生不息。而在另一件作品中,枯枝横斜、秋风萧瑟、木叶凋零,历尽风霜的鸟巢之中,一只苍老的乌鸦张喙待食,旁边站着一只即将供食的乌鸦。与前一作品相联系,这显然是乌鸦反哺的情节。巢中的老鸦已经失缺了那种充满希望的神采和使命在身的劲头。而供食的鸟儿则是神情焕发、羽翼丰满,口中叼着一只草虫,正向老鸦送去。这种反哺的场景,谁看了都会受到情绪的感染与心灵的触动。鸟雀尚且如此,何况人乎!刘老又该为这一件作品写出什么题目呢?还是天性吗?人世间的“老鸟”们,遵照天赐的本性,历尽千辛万苦,把“小鸟”们喂大,羽翼丰满的“小鸟”们,如果缺失了这种感恩反哺、承前继后的理念,那该是一种什么局面呢?毫无疑问,刘老在这里提出了一个具有普遍性和针对性的现实问题。他以感人的画面传达出他的思考、忧虑和愿望。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传统、道德理念和先人创造的业绩,应该给以传承并在新的时期给以发扬光大。曾经嗷嗷待哺的鸟儿们,羽翼丰满之后,除了在绿树红花的幸福家园之中觅食嬉戏、繁衍后代,尽自己的天性之责,还有个敬畏传统、养老敬老,传承他们业绩的责任,有个构建新老和谐相处幸福家园的责任。刘老没有为反哺的画面写出题目,正是表明了他的忧虑,也寄托着他的希望。

  其实,在这方面宝纯先生已经为我们做出了可供效仿的榜样。在国画创作上,他以历代前贤为楷模,遵法临池,凭险写生,沿着师古师今师法自然的方向一路走来,为构筑当代齐鲁美术创作的高峰,做出了突出贡献,被誉为齐鲁画坛的领军人物,成为五十年代以来中国新山水画一派延续发展的重要代表。而他在担任山东画院院长的二十余年间,更是以一颗赤子之心,忠实的践行着反哺与承继之责,为构筑美术界的和谐家园付出了艰辛努力。1988年山东画院成立之初,他就思考着如何使已经进入古稀之年的老画家,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实现走出去的愿望。为此,他于1990年凭借举办画展的机会,陪同八十多岁的于希宁先生去了新加坡,随后又陪同王企华、张彦青、刘鲁生、孙墨龙和朱学达先生等先后去日本和台湾办展访问,接着又陪同蒋维崧、宋英先生和几位老画家分别去了香港、澳门和我国南方几个省市。这些出访活动,展示了我省老画家的人格魅力和他们精湛的艺术作品,展示了齐鲁画坛的创作实力,展示了我省新老画家同心协力共谋发展的大好局面,对于促进我省与兄弟省市和境外画家之间的交流产生了积极作用。

  为把我省画家推向全国和世界,从省画院成立的当年起,刘老就带领大家在省内外国内外连续举办了一系列书画展览,在全国和世界的许多国家、地区扩大了影响,提高了山东画家的知名度。在送文化下乡,到部队到工厂慰问的活动中,一直坚持省市相关部门联手行动,尤其在政治性、方向性的问题面前,他带领山东画院坚持正确方向,热心帮助兄弟单位,圆满完成了各项任务,受到中央军委的嘉奖和省委省政府的多次表扬。

  为建设一支政治上、业务上过硬的美术队伍,宝纯先生作为全省美术系列高级职称评审委员会的资深成员,始终关心着那些创作和奉献在第一线的美术人才,十几年的时间,在每年一次的评审中,与评委们一起,为我省评出了包括正高和副高职称的上千名高职美术人才,而从未出现过不公或漏评、偏评的问题,极大地调动了全省美术队伍的创作积极性,为全省美术事业的繁荣发展,构建了一支实力雄厚、可持续发展的创作队伍。正是由于这支队伍的不懈努力,开创了山东美术事业的新局面,使山东形成了全国瞩目的“美术热”,从而吸引各地画家纷至沓来。对各地画家的到来,刘老带领画院始终采取热情欢迎和高度尊重的态度。由此,与兄弟省市美术人士加深了交流,增进了友谊,促进了创作,对于山东美术界在更深更广的层次融入全国、走向世界,产生了积极影响和作用。
  
  构建美术界的和谐家园一直是刘老的最大愿望,他也始终身体力行地在践行着这一愿望,就是对过去误解、误伤过他的人,他也敞开胸怀主动示好。他希望美术界新老携手、团结一致,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积极因素,为发展山东的美术事业做出贡献。

  在刘老看来,和谐社会的构建,还包括正确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敬畏自然,适应自然,按照自然发展的内在规律改造和利用自然,是人类社会不断发展进步的标志。联想到刘老在创作中表现的青山绿水和民风质朴的画面,我们不难想象,他对山涵水养的环境是多么地关注、多么地向往。它曾因家乡的山石海礁被炸而痛心疾首、声泪俱下。他经常自然自语地说,家乡村前的小河断流了,树林被砍了,土地也碱化了,表现出他深深的忧虑和对良性自然生态的眷恋。深入思考的习惯使他总是心有重负,包括对长江黄河的治理,桥梁的建设,城镇中那些格外显眼的办公大楼,大而不当的广场,一到冬天就草枯萧索的城镇绿地,他都表现出忧心与牵挂。他认为,如果一个人不懂历史,不懂传统,不再守望文化思想的价值和理念,就不可避免的要出现令人痛心的消极和滑落。再比如一些地方为搞所谓政绩工程,在城市建设中随意拆除文化古迹,使许多有价值的往事、往人的建筑载体,都淹没在新潮之中,长此下去,我们的家园就会成为资源耗尽、环境恶劣,不宜居住的地方。

  家国天下的济世情怀,往往是激烈而无奈的回荡在每一代庙堂与江湖之中,作为有着高度文化责任心的刘老,自然也不能例外。与众不同的是,他别开洞天,用五彩画笔为世人也为自己构筑了另外一个寄情和尽责的空间。通过他在画作中营造的一处处和谐而生动的精神家园,向世人展示出高尚的和谐精神,展示出和谐精神中传统价值观念的灿烂光华,呼吁并张扬着传统文化与现代生活相融相生的蓬勃生机。

  三、追法精神

  在几幅拙趣横生的墨蟹和群虾游曳的画面上,宝纯先生反复题写着“白石老人笔法”的字句,而在另一幅水仙群虾图上,又题写了“白石老人云,画山水不易重,画生物不易动。”由此可见,画生物之所动,是花鸟画家追寻的重要目标。对刘老而言,如果说他在山水画的创作中,以纵横驰骋的笔墨气势与群山巍峨、河海浩荡之“重”,实现了白石老人对于山水绘画的要求,那么,当我们看到这批花鸟新作的时候,又会毫不迟疑的认为,他又以其笔下生机盎然的花鸟作品,展示了破解花鸟创作“不易动”的深厚功力。

  且看如下画面:用浓淡相宜的水墨画出的群虾,通身透明、质骨生鲜,它们或展须畅进,或弹腰击水,或弓身发力,正摆开疏密相间的阵势,由画面的右上方,斜向着左下方鱼贯而出。这种群虾击水、乘势畅进的生动场景,与画面下方盛开的水仙所秉持的迎风俏立的神态互相比照,组成了一上一下、一直立一横斜的构图方式,使画面呈现出劲硕的力度与灵动的生机。这种布局方式,还使人想起潘天寿作品中那种纵横构图的“造险破险”之法。刘老通过这种险中求生、险中求动的图式与处置,使画面的整体与个体都活了起来,动了起来,也实现了白石老人提出的画生物要“动”的要求。

  刘老说,白石老人一生遵循师法自然、师法生灵的原则,坚持“为万虫写照,为百鸟张神”,出自他笔下的作品,尤其花鸟鱼虫,无一不精,无一不新。其构图、用笔及笔下的水墨效果,都极富创造精神,处处洋溢着自然界的勃勃生机。刘老所追寻的,正是白石老以他经典的笔墨意趣传达出的中国画现代艺术的精神真髓。遵循这一理念,刘老的这批花鸟画作大多充满率意挥写的笔墨精神和精心布局的关照思考,其营造的质朴清新的生动意境,揭示了生命的智慧和生活的哲理,也体现出刘老对花鸟艺术神韵的深刻体悟及笔墨驾驭上成竹在胸的自信与超逸。在以简约浑润的笔墨语言摹写齐老画意的同时,向人们展示出他敬畏和师法传统,敬畏和师法先贤的殷殷心境。这无疑又是年届八十一岁的他,身居斗室而心牵画界,心牵后起和心牵未来的布道之举。

  刘老还说,白石老人在广临历代碑帖和先贤名作的基础上,练就了卓尔不群的行与篆的书体。而白石老为画面的题句更显诙谐巧妙,既彰显出深厚的文学修养,又深见其牵世劝人的厚德之心。刘老走的同样是这条全面发展的路子。他在追法先人绘画艺术的同时,在书法与诗词上相继投入了艰辛的努力,始终坚持临池法书和诗词的创作。在书体上,他首先师宗二王,后学欧柳颜赵,尤得黄庭坚之神韵。其以俊逸坚劲、清新洒脱的书体所题写的用心咏出的优美诗句,同壮丽河山画面的结合,往往使得整幅作品充满了沉雄朴厚的文化气息与闳约深邃的艺术美感,每每都能给人一种荡气回肠的酣畅淋漓之感与高远情怀的人文享受。

  齐白石先生一生作画无数,八十岁之后还寻求变法,尤使画虾的技艺达到精湛纯青的高度。刘老摹写齐老的画作,还在于提醒我们,不论你取得了多大的成就,也不论你到了什么年龄,追法精神不能忘、不能丢。不能忘记中国优秀传统的本色,更不能任凭金钱和物欲带来的浮躁与喧嚣,淹没中国绘画的本真精神与画人的进取之心。所以他近些年来常常是关起房门画画、写字、写诗,并把创作所得应时办展,以自身的行动作为导向,说明合格的艺术家不能满足于已有的成绩,要重视文化素养的提升与人品的深度修养,做全面发展的艺术家。他还带领画家们为公益场所和文化窗口创作了多幅国画巨作,通过这种集体创作的方式,把自己多年的从艺感悟、创作经验,包括一招一式的技法细节,都毫无保留的传给青年画家。这就更表现出刘老作为画坛的领军人物,所彰显出的提携后人、关注未来的厚德之风。

  刘海粟说过:“艺术,是艺术家多方面修养的体现。愿青年画家们都能成为有学问的人。”他还在评说陈大羽时,说他“喝了那么多高手酿造的茅台,没有醉倒在酒坛子边上睡大觉,还能保持小学生一样的谦虚勤奋,这是大羽与常人不同之处。”用这段话来衡量刘老和他的艺术成就,颇为恰当。而陈大羽先生就此说出的下面一段话,更使我们有振聋发聩之感:“人到七十还有老师指教是很大的幸福。个别人有一点成就便藐视师长,甚至不敢承认是某某人的学生,看到老师受冤,落井下石,后来一看,师没有倒,又围上去点头哈腰,这一切恰好暴露了一副丑恶愚蠢的嘴脸。”

  苏东坡说:“春江水暖鸭先知”。人民的艺术家对人民群众的思想感情,应该息息相通,时刻共同着命运。在周围事物每天发生快速变化的时代,接受新的事物,坚守优良传统,成了摆在我们面前不容回避的课题。在这一背景下,刘老倡导的追法精神,有着尤其重要的意义。刘老认为,在追法民族优良文化传统的同时,还应该在创作中注入现代精神和审美元素,将传统语言置于当代文化背景之下进行再创造,从而使作品产生出鲜活的生命力,生发出强烈的时代感。

  体悟前贤,继承传统,道法自然,开拓创新,是画家立足艺术的起点和根本,因而刘老在行笔走墨之间,始终沿袭的都是来自传统的章法、源于自然的神韵及充盈着时代的精神,始终不忘中国艺术家承前启后的神圣使命。他立足于时代的高点,既守望和把握着传统,又展望和关注着未来,为着创造当代齐鲁美术的辉煌业绩,不断谱写着新的篇章。

作者:王奎章

2012.春

 


山东省刘宝纯美术馆 
山东省刘宝纯美术馆舜耕分馆 
地址:中国·山东省泰安市泰山桃花峪景区  
地址:济南市市中区玉函小区北路西首美景秀苑B座西侧 
Address of Main Gallery:Peach Blossom Valley Scenic Area,
Mount Tai,Taian City,Shandong Province,P.R.China 
Address of Branch Gallery:Weatern Side of Flat B,Meijing Xiuyuan,
Northern Road of Yuhan Residential Quarter,Jinan City,
Shandong Province,P.R.China 
邮编(Postcode):271021 
邮编(Postcode):250002 
电话(Tel):0538-8571278 0531-87450111 82985605 
电话(Tel):0531-86665605 85315605 82985605 
传真(Fax):0538-8571279 0531-82955605 
传真(Fax):0531-66661281 82955605 
山东省刘宝纯美术馆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