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美术馆介绍刘宝纯简介作品欣赏馆藏精品艺术资讯名家题词媒体报道文化交流|    繁體中文
艺术快讯
 
  艺术信息                                  

落 筆 驚 風 雨

          ———畫家劉寶純的詩(序一)      

                              苗得雨       

  古代人,詩、書、畫、印,多是集于一身,少有“單打一”者。今代人,除了一些老畫家,多已是只善于一種。集中攻畫成畫家,集中攻書法成書法家,集中攻舊體詩詞成詩詞家。這種現象:一,說明社會在發展中分工越來越細;二,與當今人們“急功近利”的心態有關。在創作中,大家也會感到藝術的不同表現形式,當中有相連的東西,或者說有相連的一個“核”。畫家劉寶純先生說:“美術的核心,是詩。”他一語道破。人們常說“畫中有詩,詩中有畫”,多還是生活中的一種感知,還未在理論上做深究。

  寶純先生的畫,已達到一般人難以企及的水平。我經常望著他的一些作品,浮想聯翩。那氣勢,那想象力,那概括力,讓我聯想到古今一些大詩人有著驚人語的詩,那是只有大手筆才能表達出的。例如:《今日花園口》,近景工筆,遠景寫意,挺拔的青青樹木與電灌站湧動的黃河水相印相襯出一派生機盎然。那水的流動態,讓人感到是用的油畫手法,但仍是國畫手法;《蓬萊仙閣》,崖陡如峭壁,遠程多處景物之間似雲似水,近波濤翻滾,遠靜谧而含神秘,仙境現出;《泰山松泉》,近山實,遠山虛,泉自虛實間流下,流入山中的雲海,泰山之高之險現出;《漓江秋色》,近實遠虛,桂林山水第一景也是標志景——象鼻岩栩栩如生,近景倒影和遠景都用的淡墨,概括了漓江的全貌,漓江的氣勢與美充分的表現了出來;《蒼松競秀》,是長條橫幅,各姿各態的松柏像衆多的戰士,精神抖擻,等待出征;《泰山》,也是橫長幅,近山高而陡,岱頂應高,而未畫高,只淡墨畫出隱約遠景,高處是南天門,曲曲折折的流水泄入雲海,泰山之高,可以想象;《風》,前面樹被風吹的搖向一邊,遠處的一葉葉帆船卻在穩穩地行進,以動襯靜,更襯出樹木的的堅牢和帆船駕駛者的安然;《夢遊神秘谷》,在一束束垂下的樹的枝條間,是一處處湍流,又分明是雲在山峰峽谷之中飄蕩、翻卷,真是一派夢的景色。……畫的題字和落款,表現出作者的書法水平也不一般,凝重而有力,豪放而潇灑。

  我與寶純是同年老友,今年都是七十有六的虛歲,他的畫落款是“鐵槎山七十六翁”。多年他不覺得我不光愛詩,我也不覺得他不只愛畫,每見面都有許多方面的共同話語。近忽聞喜訊,他告訴我他積累的八十首詩,准備出版,讓我看看,“幫助把把關”。當我望著那一幅幅以書法形式寫出的詩,得以飽飽而品賞。繼而從詩的角度細讀,讓我驚訝了。我知道了寶純老兄是詩、書、畫集于一身的那種畫家,詩是一直藏著,一朝展示,令人眩目。他的詩是寫得這樣好。他有這樣的詩的根底,我越加明白了他的畫何以有那樣高的水平。可以說,寶純先生的詩既有李白的“興酣落筆撼五嶽,詩成笑傲淩滄州”的豪爽,也有杜甫的“爲人性僻耽佳句,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倔勁。詩的比興法,虛實法,都運用得娴熟。

  首推多首寫泰山的詩。“長松生風千尺挂,幽谷鳴泉落紅飛,雨灑曉徑芳草路,風飄幔卷白雲歸。”(《觀泰山飛泉》)作者寫泰山的松,都是“長松”,泰山本夠高,再高的松也不顯高,只顯長,一個“長”字寫出泰山古松的特點。空中的風不是從大自然界刮來,而是衆多的長松生出來的。松生風,這想象力奇特,進而變爲靜物挂在千尺陡峭的懸崖上。那是風嗎?那是水,是松風在高山中變成水,這裏不是形象的移位,是形象的並合。水是流動的,風中的水更是增加了動,所以有了幽靜深谷中的“鳴泉”;落花不是在飄,是在飛;當雨灑下,白雲不是飄走了,而是回來了,回到泰山的深谷之中。這詩處處是畫,是各種物體動感很強的畫。“千山杳杳競雲合,一水潺潺劈岸開。松自懸崖穿霧過,人從絕壑乘雲來”。(《步雲橋仙境》)千山隨著白雲的飄動在競相彙聚,陡壁懸崖是一條流水劈開的,松也如人,正在穿霧而過,人也在飛,正乘山壑中的白雲而來。這裏人成了能飛的鳥,流水又如巨人,可惜雲相聚,可有斧劈山。下面兩首寫泰山的詩,想象力也很絕妙:“天門聳立碧霞裏,登山必自看雲騰。步雲橋下泉聲急,松濤湧動野鶴升。”(《攀南天門》)天門聳立,雲騰水急,松如波濤,豈止野鶴在升?那登山的老者,包括童顔鶴發的畫家,我們都可以想象是在與野鶴一同升騰。“泰岱淩空相望冷,碧雲極頂客子攀。仰望仙橋紅樹外,俯視天街七彩間。”(《登泰山碧霞祠》)仙橋對天街,仰望對俯視,仰望看景,俯視看景,看紅樹之外景,看天街多色的人間景。“緩步松蔭雲杳杳,濤聲擊石叠波瀾。古雅蒼階凝露濕,雄渾瀑布墜空寒。”(《後石塢飛瀑》)松濤能擊石而起波瀾,雄渾瀑布在空間墜落中變寒冷,不是山後懸崖冷,是瀑布墜落生的冷。請在品賞“無邊風物千仞起,蒼山夾亂萬峰騰。飛雁穿過天上雪,煙凝霧斂月窟冰。”(《雁飛雪月夜》),“天清夜冷秋風高,長林落雁風蕭蕭。雲屏霜染千峰瘦,煙橫霧帳紅葉凋”(《秋韻》)“晴空曆曆秋光冷,驚濤拍岸夜色淒。煙鎖霧結天風隱,高山望遠海月低”(《高山望海月》)“西陽夕照破紅蒙,丹楓閃爍半林紅。世事塵凡難自料,一字征雁劃長空。”(《征雁歌》)“亂山殘雪過風雷,白梅綴玉冰霜催。孤芳浩態需善養,只留風骨不稱魁”(《白梅贊》)這些詩中,都有連連的驚人語,後兩首又有了作者的直接抒懷。杜甫稱李白的詩“落筆驚風雨,詩成泣鬼神”,在此也不妨藉以贊寶純先生之詩。

  寶純不“性僻”,卻也“耽”——沈溺“佳句”,我看了他的部分原稿,發現一些佳句,原是一推再敲而出。《攀傲崃峰》中原句“霞罩遠岫浮丹壑”改爲“霞飄遠岫浮丹巒”,“霞罩”變“霞飄”;《登泰山碧霞祠》,我欣賞的結句“俯視天街七彩間”,曾是“俯視天街夏霧間”,“夏霧”平常句變“七彩”,變了整個詩;《秋韻》前兩句“天清月冷秋雲高,長林落霞風蕭蕭”變爲“天清夜冷秋聲高,長林落雁風蕭蕭”,“月冷”變“夜冷”,“秋雲高”變“秋聲高”,“落霞”變“落雁”,差別大。秋雲高,實;秋聲高,就意境深遠。《雁飛雪月》中,“征雁飛過”變“穿過”;《高山望海月》中“遙望天際海雲低”,變“高山望遠海月低”;《柳埠風光》中“仰望鐵槎雪中山”變“萬裏寒光雪中山”,都有質的變化。古人說“賦詩十首,不若改詩一首”,世間一些好詩,常常改出來的,意義在此。

  面對畫家劉寶純先生做詩的嚴求精神,真讓我等專爲詩者同行不能不深深自責。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六日
 


山东省刘宝纯美术馆 
山东省刘宝纯美术馆舜耕分馆 
地址:中国·山东省泰安市泰山桃花峪景区  
地址:济南市市中区玉函小区北路西首美景秀苑B座西侧 
Address of Main Gallery:Peach Blossom Valley Scenic Area,
Mount Tai,Taian City,Shandong Province,P.R.China 
Address of Branch Gallery:Weatern Side of Flat B,Meijing Xiuyuan,
Northern Road of Yuhan Residential Quarter,Jinan City,
Shandong Province,P.R.China 
邮编(Postcode):271021 
邮编(Postcode):250002 
电话(Tel):0538-8571278 0531-87450111 82985605 
电话(Tel):0531-86665605 85315605 82985605 
传真(Fax):0538-8571279 0531-82955605 
传真(Fax):0531-66661281 82955605 
山东省刘宝纯美术馆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