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美术馆介绍刘宝纯简介作品欣赏馆藏精品艺术资讯名家题词媒体报道文化交流|    繁體中文
艺术快讯
 
  艺术资讯                                  

2010年7月27日 著名画家刘宝纯先生等 巨幅国画献军营 庆祝"八一"建军节 山东省军区
《东方红》全景图
《东方红》全景图局部之一
《东方红》全景图局部之二
    

丽日中天颂盛世—赏读国画《东方红》

        “仰望泰岱雄峙,俯察黄河奔流;中华大地逢盛世,军民高歌东方红。”

        这是山东省文联名誉主席、山东画院院长刘宝纯先生以他峻逸潇洒的书体,在巨幅国画《东方红》上的题辞。这一题辞,以显明生动的语言,为作品中红日映照下的巍巍泰岱和滔滔黄河,给予了准确的思想释义与高度的艺术概括。

  这件作品是由原省委王修智副书记、原省军区刘国福政委推荐,应山东省军区之邀,由刘宝纯院长主笔并与丁宁原、谭英林、王鲁敏、刘书军、张宏伟、刘中悦与于海龙合作完成的。她将作为军民情深的历史见证,被长期陈列在山东省军区刚刚落成的指挥中心迎门大厅。

  这件高2.4米、长16米、约合350平方尺的国画,是名副其实的巨作,这更是一件内容丰富,闪烁着强烈创造精神与艺术智慧的经典之作。作品中既有黄河与泰山的合璧,又有宏观、微观,动态和静态的协调与统一,既有宝纯院长酣畅笔墨的纵横驰骋,又饱含着参与创作的所有画家的集体智慧。

  刘院长说,多年来他分别以泰山、黄河为题材创作的作品数不胜数,但将这两者融为一纸,画在一幅画面上,这还是第一次。面对这一新的命题和如此之大的尺幅,其前提是解决好画面的布局与调度。从泰山与黄河的地理位置讲,两者相距最近的当为山左而河右,人们常说的“玉带夕照”,便是从泰山极顶西望黄河的重要景观。但是当人们立足画前,直面泰山的南天门和东方冉冉升起的一轮红日时,却很难看到黄河近景的河面,如按这一方位勉强画出,也势必影响整体画面的协调与节奏。面对这一难点,宝纯院长以他天才的创意给以大胆调度,他立足新的视觉,以东方的红日为坐标,截取了黄河由泰山之北东向流淌的河段,给予重点渲染。这一调度使整个画面视觉顺畅而又呈现出跌宕生动的气势,而更为重要的,是使人们通过刘老笔下那雄劲翻滚的黄河涌浪,通过蜿蜒而来又畅流东去的滔滔河面,不由自主地把想象的思绪,引向黄河入海的壮阔天地。有谁不知道呢?在那里,黄河以她一往无前的神奇之力,将黄土高原的大量泥沙源源不断的送往入海口处,使这里成为华夏大地每天为共和国不断增长着国土的三角洲。而这里的湿地景观,这里崛起的现代化的油城和港城,这里规划建设的国家级“黄兰”高新经济区,更是人们翘首相望的亮点和热点。由画面上滚滚东流的黄河之水,所引发出的无尽思绪,为这一巨作增添了更为丰富的思想内容和诗情画意般的感染力。

        孔夫子说:“知者乐水,仁者乐山”。水的知与山的仁是中国传统文化从而更是锻造华夏儿女完美人格的重要因素。泰山与黄河在一幅作品中的和谐统一,是国画创作思想立意的提升与构图上的突破,而将这一作品绘制成为16米的巨作,更是齐鲁画坛的第一次。画家们以笔下巍峨高耸的岱峰与曲折滚滚的黄河以及山间的流泉飞瀑,为在新的时期传承践习这一文化理念,提供了生动而又直观的艺术画面,这对弘扬齐鲁文化优秀传统,当是一项新的贡献。

        刘院长还说过,他要用笔下的国画把山东山水圣人的深刻理念全面表现出来,如果按他的一山(泰山)、两水(大海、黄河)、三圣人(孔子、孙子、王羲之)的说法去画,以后在作品中出现的,还将有三孔、古乐安和兰陵圣迹的厚重神韵与茫茫大海的万里波涛,我们期盼着这一天早日到来。 泰山与黄河的合璧,是这一巨作的首要特点。

  这一作品的特点之二,是宏观与微观的和谐统一。

  应该说,大凡一件艺术上较好的作品,都应该具备宏观微观结合的特点,而这一作品的不同之处,是在纵横超常尺幅所构成的浩大画面中,既要表现泰岱山体高大嵯峨的巍巍雄姿和连绵逶迤的宏伟气势,又要表现座落于山间林下的景点建筑及其古典神韵,既要表现黄河之水天上来的苍茫悠远与曲折浑厚,又要表现黄河母亲的奉献情怀、无限生机与黄河儿女的进取精神及由此展示的时代风貌,这就要求画家们既要从宏观上强力展现泰山黄河的雄姿与气势,又要从微观上给以精雕细刻的描绘,并且使之比例协调体量相宜。由此,刘老带领画家们以酣畅淋漓的笔墨写山画松,又以工笔般的手法精心描绘出山间林下的处处景点和如织的游人。酣畅笔墨下的崇山傲松,使人看了直觉大气磅礴、心灵震撼;精心描绘下的景点和人物,则给人以神秘幽深与惬意畅怀的心灵感受。

  与以往不同的是,《东方红》画面上那排排直傲苍穹的松柏之间,增添了婆娑多姿的株株灌木,它们或绿叶层生,或花枝招展,在与苍松傲岸形象与顽强精神的对比中,更加显示出它们的无穷生机,这既为画面增添了深厚的层次,更对泰山生生不息的博厚精神给予了艺术的再现。

  那从茫茫云海的天际蜿蜒而来的黄河,则在画面的中近景处,渐行渐靓的展现出一派清润灵动的气息,那水雾中隐约可见的跨河大桥,那随着涌浪的冲击不断变换着身姿的浮桥,浮桥之上车来车往的繁忙景象,还有那岸边停靠的船只,它们或带着黄土高原的风霜和西部开发的信息,从大河上游漂泊而来,或是即将顺风顺水地向黄河入海口处进发,去参加那里正在进行的“黄蓝”高新经济区的建设大会战。

  总之,无论是巍峨耸立的岱峰、云雾掩映的楼阁,还是骄然挺立的苍松、攀岩抽绿的灌木,无论是苍茫悠远的黄河、飞流直下的山泉,还是如虹如链的桥梁和踏浪击波的航船,都在画家们的笔下得到了相生相宜而又协调和谐的表现。宏观而山奔河立、松傲水喧,从而使整个画面气象万千、八面来风;微观而精雕细刻、一丝不苟,又使处处景点尽显飞檐推窗,山客澄怀的细腻形态。

  古人画论中有“远望之以取其势,近望之以取其质”的说法,国画《东方红》在实现远望取势和近望取质的同时,对于势的细部和质的神韵又给予了独具匠心的描绘,使势中有质,以质增势,又使质中有神,以神增韵,这既昭显着刘老和画家们高超的艺术表现能力,又揭示出他们对于艺术创作执着认真的负责精神。

  国画《东方红》的特点之三,是动态与静态的协调统一。

        孔夫子在说“知者乐水,仁者乐山”之后,又紧接着说了“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的话,很显然,老夫子是借水的灵动来说知者聪慧畅娱的精神风貌,用山的稳健来说仁者雄浑众望和厚德远博的形象。在这里他赋予山水以深厚的人文内涵和使人追慕的物化偶像。在国画《东方红》中,那巍峨耸立的泰山主峰与如屏如障的层层山峦,那高耸云端的南天门与垂悬如链的十八盘,或巍巍然,肃肃然,万代耸立,千年一貌,任凭风云变幻,兀自岿然不动,它们是仁的形象,从而也是仁的化身。而那奔泻于山间林中的流泉飞瀑,那山崖树层之间缠绕飘动的云雾,那树层深处穿红挂绿嬉戏欢娱的游人,那东流归海的黄河波涛,以及鸣笛待发的航船,又都如一处处灵动声脆的画面,一一展现在观者面前。在这里,画家们以虔诚之心将它们作为知的形象与化身,以神奇笔墨的渲染,赋予了灵动鲜活的生命。而使人更为称奇的是,那些本来静如处子的山峦与建筑,由于画家们点石成金的艺术手法,也在观者的眼前动了起来,你看那层层山峦相伴着流云劲风直向着泰岱主峰躬身相靠,那高入云端的南天门,仿佛在向着观者放怀长啸,而那十八盘上的无数游人,则又如同手抓软梯,向着云雾深处不断奋进的攀岩者。

        以静衬动、示动;以动显静、带静,动静结合,相宜相生,《东方红》的创作达到了纯熟的绝纱境界。

  北宋的山水画家郭熙说过:“山以水为血脉,以草木为毛发,以烟云为神彩。故山得水而活,得草木而华,得烟云而秀娟。”国画《东方红》为这一高论作出了形象生动的阐释。高耸的峰峦因为有了流泉飞瀑、有了浩荡的黄河、有了挺拔的青松和茂密的花树,有了行云飞雾而获得了生命力,越发华茂与秀娟。由此可知静为本,动为生,进而是孔夫子的动而乐,静执寿。在这里,画家通过画面提示人们,以万物演进的更深层次对动与静的辩证统一关系给予了更为形象生动的解读。

  《东方红》的特点之四,是个体智慧与群体智慧的融合统一。

  身为美术界领军人物的宝纯院长,在这一创作团队中自始至终发挥着主导与主笔的作用,他在花费大量精力谋划作品整体布局的同时,手执画笔饱蘸浓墨,酣畅淋漓地写山画松,并将多年积累的丰富理念与创作手法一一展示、传授给周围的同志,在画案前面一站就是几个小时。创作中,他还十分注意发挥每个人的优势,挖掘他们潜在的能力,使之汇合成为这一团队的强大优势与创作能力。

        72岁的丁宁原教授,多年来在山师大从事美术教学和领导工作,是一位知名度很高的画家。他的写生功力坚实,生活积累丰富,其“渔岛系列”作品具有独特的审美价值。参与这次创作,他的擅长山水景点建筑和桥梁人物的优势得到了充分发挥,无论是中天门的亭台、南天门的楼阁,还是薄雾飘绕的云步桥与势如飞虹的长寿桥,都在丁教授生花妙笔的渲染下,展示出悠深绵长的文化神韵。而他笔下那横跨黄河的铁桥和浮桥,河中繁忙穿梭的船只,则又带给人们一股散发着浓郁生活气息的时代感。

        山东艺术学院的谭英林先生也是一位刚过“从心”之年的老教授,他擅长工笔花鸟,对院体花鸟画研究有素,涉足美术史论。他的画构图洗炼、用色清新,很受人们的喜爱。这次创作中,出自他笔下的那些穿插于山梁与劲松之间的层层灌木与花树,扬锦织秀,生机昂然,使得画面层次更为深厚,内容更加丰富,为整幅作品增添了无穷魅力。他还注意随时总结大家的创作经验,并上升到理论的高度,对指导创作发挥了很好的作用。

  今年65岁的王鲁敏先生,为人忠厚,擅长国画山水。多年前他就曾随刘老写生与创作,参加这次创作使他又仿佛找回了当年的感觉。他每天忙碌于画室,披毫洒墨写山画水,使真挚的感情与坦诚的心灵,洋溢在笔下的山水流云之间。他说,在这样一个创作集体中,既使自己的创作优势得以发挥,又向大家学习了新的观念与技法,还为拓宽今后自己的创作路子增添了信心与动力。

  刘书军是山东省美术馆创作研究部的主任,一级美术师,省美协副主席,作品以人物画见长,在塑造领袖人物和历史名人方面建树颇丰。参与这次创作,他在受刘老委托义务做些后勤工作的同时,一天到晚手执画笔伏案创作,或写景点树木,或画山水烟云。出自他笔下的那些峰峦山峡和苍松古木,都被巧妙的罩上一层山岚氤氲的薄雾,越发显得苍奇与神秘。而近景处由他写出的那些生机盎然的林木,或枝叶勃发丰茂,或暗影婆娑起舞,都被赋予人格化的形象与性格。

  山东省美术馆联络部主任,一级美术师张宏伟,则是一位多年来在山水与花鸟园地的耕耘中收获丰厚的画家,这次创作中画面上那些流云飞雾中的层峦叠嶂,为他的画笔铺展开纵横驰骋的天地,他用几种皴法画出陡峭的山势,又用调好的颜色涂上苍森的植被,他用细腻的笔调写出景点的细部,又用饱醮的重彩为山间的林木披上橙黄紫绿的外衣。

  身为山东省出版工作者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的刘中悦,多年来在家父宝纯院长耳提面命的教导下,笔耕不辍,画艺大进,上世纪60年代起开始发表作品参加展览。这次创作中,他一展乃父传授的技艺,写石植树,修枝加叶,样样作来都得心应手。

  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的于海龙,从十几岁起师从宝纯先生学画山水,这次创作山水巨作,师徒仍然配合默契,在刘老的指导下,他画的株株松树枝杆挺拔,树冠苍郁,很有乃师笔下那种虬劲的风骨。而海龙画出的山峦,无论是高耸的峭壁,还是绵延的峰岭,都显示出日趋成熟的艺术功力。

  总之,这是一个充满朝气与创造力又各具特色的创作团队,刘老以他博大的胸怀和真灼的慧眼,透彻地洞察到并力图充分挖掘出团队中每个人的潜在能力,使他们得以各展绝技,优势互补,实现艺术资源的科学整合,使之凝聚成一个强强联合、实力雄厚、来之能战,战之能胜的创作集体。美术界的几位资深人士说,这次他们合作的国画《东方红》以尺幅超大、画面庞大、工程浩大、艺术指数宏大,文化内涵博大为显著特点,集中凝聚了刘老半个多世纪艺术实践的丰富内涵,是他创作经验的集大成者,堪称为他的大型国画的巅峰之作。作品还饱含着参与创作所有画家的艺术优势和殷殷心血,更是刘老和画家们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热爱人民军队炽热感情和甘作奉献高尚精神的生动写照。她的横空出世如石破天惊,撼人心魄,必然会成为本世纪山东画坛的经典传世之作。

  爱国主义的炽热情怀,是画家们共创佳作的动力和源泉。

  人们从这件煌煌巨作中还强烈感觉到,嵯峨岱岭、浩荡黄河所昭示的是祖国河山的壮丽与神圣;而一处处景观和行云流水的扑面秀气,所蕴含的是浑厚悠远的文化内涵和知水仁山给予人们的丰富滋养。山间林下如织的游人和黄河的桥船与繁忙的车队,则折射出今天和谐幸福的生活和更加光辉灿烂的明天。所有这一切,无不显示出刘老和画家们对祖国、对时代、对人民、对军队的深厚感情。而画面的显要之处一轮冉冉升起的红日,就是他们这种感情集中的艺术体现,这是刘老和画家们凝聚心血共创佳作的动力和源泉。正是在这种高度爱国主义精神鼓舞下,刘老忘掉了自己已是80岁的老人,也不顾疾病缠身,甚至在十几天的时间里,上午打吊针,下午赶来作画,端午节不休息,晚上还常常加班到深夜。为了作品的整体调度和每天工作的顺利衔接,他常常是凝神思虑,彻夜不眠。在刘老这种紧束白发、挥汗躬耕精神的感染下,70多岁的丁宁原、谭英林二位教授也焕发了艺术青春,随从刘老晨昏伏案、挥毫不止,在创作中仗义担纲而又甘做普通一兵。还是在这种爱国情怀的鼓舞下,刘书军、张宏伟、王鲁敏、刘中悦和于海龙,推掉了多次笔会与应酬,将身心紧紧钉在这一创作的第一线。

  这次创作还使我们得出两点重要启示。

  启示之一,是刘老在大型国画创作中的突出贡献。

  在这次创作中,大家对刘老创作大型国画的认知程度发生了质的变化,认为刘老之于大画的创作,是在国画领域开拓了新的路子,并且形成了一套成熟的经验和方法。谭英林教授说,过去的山水画家画的多是小尺幅的作品,而勉强作大,也是将小画放大,而非一开始就是大画的布局和框架。刘老则不同,他作大画一着笔就是大画的构架,一棵树、一座山、一抹云,都是大画之态,互相之间相宜和谐,处处协调,或蔚然森秀,气韵生动,或大气磅礴,震人心魄。既弥补了过去小画放大后物像空乏、面目苍白的缺点,还使画面的每一部分都具有了在大画中的本来位置与体量,使得内容丰富,画面充实,比例协调,这是宝纯先生对国画创作做出的一项重要贡献,具有开拓性意义。

  从小画到大画,换一双眼睛看世界,换一个套路画山水,所谓大家风度大家手笔即是指此。上个世纪90年代,刘老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画展时,时任中国美术馆馆长的杨力舟先生曾说过,刘院长有画山画海画松的“三绝”功夫。而正是这“三绝”功夫,奠定了他创作大画的基础,大凡刘老创作大画之前,面对铺在案上的纸面略加端详与沉思,便先在近景处下笔画起松树或古木,然后又以大树为坐标,以透视距的远近,安排布局其它内容,确定它们的体量,近则取质,远则取势,或画波涛翻滚的大海,或画巍然屹立的山峦,或画天际而来的黄河。这种过硬功夫和神来之笔,当然还包括他长期的写生、细致的观察与在创作中的刻苦磨炼。总之,为了进一步加深对刘老创作大画的理念、笔法与贡献的认识,应该进行认真的探讨、研究与总结,以期更好的弘扬这一宝贵的艺术资源,推进国画创作,尤其推进符合时代要求的大型国画的创作。

  启示之二,是关于创作大型作品的机遇和条件。十六米的大画如果不是专有所用,画家一般是不会去画的,大画之不画,就使许多进入收获期的画家失去了在更为广阔的空间施展才华、奉献力作的机会。令人欣慰的是,随着我国经济文化建设高潮的到来,不少大型建筑相继拔地而起,这无疑为创作更为宏大的艺术作品提供了一种可能与载体条件。而能否使这种可能变为现实,其关键是必须同时具备三个条件,即大师级画家的问世、大型载体的建设和决策者的远见卓识。济南奥体中心和山东省博物馆新馆建设的决策者抓住了这个机遇,在奥体中心省博新馆启用的同时,将闪烁着时代光辉和饱含着优秀传统文脉的国画作品布陈其间。宝纯院长和他带领的创作团体不辞辛劳,承担了这一历史性任务。而山东省委的老领导和建设山东省军区指挥中心的首长们,更以高远的眼光和气魄,特邀刘老和他带领的画家,创作了这件史诗般的国画经典。他们共同为华夏优秀文化的传承建立了新的功勋。这正如在十五世纪的欧洲,是由一批天才艺术巨匠,在决策者的支持下,为诸多辉煌的宗教建筑,创作出了留存后世的灿烂巨作,从而推动了十五世纪欧洲文艺复兴运动的蓬勃兴起。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齐鲁大地不乏远见卓识与文心相印的决策者和艺术巨作的承裁体,更有在画坛上不断创造奇迹的刘老这样的天才艺术家,因此,我们可以自豪的说,标志着中华盛世的艺术巨作,将会雨后春笋般的产生出来,而由这些作品组合而成的时代旋律,必将会成为迎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嘹亮凯歌!


文:王奎章z
z

 


山东省刘宝纯美术馆 
山东省刘宝纯美术馆舜耕分馆 
地址:中国·山东省泰安市泰山桃花峪景区  
地址:济南市市中区玉函小区北路西首美景秀苑B座西侧 
Address of Main Gallery:Peach Blossom Valley Scenic Area,
Mount Tai,Taian City,Shandong Province,P.R.China 
Address of Branch Gallery:Weatern Side of Flat B,Meijing Xiuyuan,
Northern Road of Yuhan Residential Quarter,Jinan City,
Shandong Province,P.R.China 
邮编(Postcode):271021 
邮编(Postcode):250002 
电话(Tel):0538-8571278 0531-87450111 82985605 
电话(Tel):0531-86665605 85315605 82985605 
传真(Fax):0538-8571279 0531-82955605 
传真(Fax):0531-66661281 82955605 
山东省刘宝纯美术馆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5